日常之态

王维的《山阴图》,画山旁古人的生活状态,有人泛舟,有人濯足,有人对谈。端坐小舟上的那个人,船一半从山石后伸出,一半被石遮掩,他好像什么也没想,就这样临水坐着,我似乎感觉纸上舟在微晃,那人筋络打开,张展如叶,是极舒服的姿势。

明代仇英的《南都繁会图》,是一幅南京版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描绘了六朝古都的繁盛市井。十里街市,有人骑马,有人坐轿,有人观望,有人吆喝,有人走神发呆。没有扭捏,皆是在自然状态下的真实流露。不禁想,抱膝闲看街市大概也是极舒服的姿态。从俗事中抽出身来,看街上来来往往的人,看人家忙忙碌碌,看人家津津有味地吃,看人家海阔天空地聊。我闲坐着,负日之暄,无烦恼,无纠缠,清静无为。

读书的姿态,舒服而雅致。明代画家吴伟的《树下读书图》描绘乡下一文士,农忙之余倚着一头牛,席地而坐,掏出一本旧书津津有味地读,甚是快慰。虽足蹬草鞋,身处荒野,然这样的耕读不能不说有着内心的充实,让人想到对牛弹琴不如倚牛读书,好生羡慕其风雅之兴。

小儿躺在溪头草丛中剥着新鲜的莲蓬,不用看,想着也舒服。古诗词中,极喜欢这一句:“最喜小儿亡赖,溪头卧剥莲蓬。”小儿嫩嫩的肌肤与嫩嫩的草接触、摩挲,细腻而温存,人与自然,相昵相亲。

垂钓是舒服的姿态。好友王小米夏日常出门夜钓,他坐在河边,支一盏小灯,光束四散,裤脚卷得老高,索性脱了鞋袜,就这么裸足踩在河边青草上,心情与触觉俱佳。就这样,一边看水上,一边看远方。

躺在石头上睡觉,是舒服的姿态。有个朋友去山里,喜欢躺在石头上,四肢舒展,人如一片叶子,贴在上面。在他看来,在石头上睡一觉是天下最妙的事。

与友人踯躅乡野油菜花田,满眼菜花,黄澄可爱,人如一青虫,湮没其中。此时,望天会看到什么?看到那些白云,或如骆驼散步,有一人牵着,大步流星;或是几只毛色纯白的小马驹,追着妈妈在跑;或是一介农夫,带月荷锄归;或是一个驼背老者,站在村口,手搭凉棚朝远处眺望,等待儿孙归……不承想,高天之上,竟有如此生动的世界。周围清风徐徐,流动着花香、泥香和水汽的清香。坐于田塍望天,也是舒服的。

人像一片叶子或一根藤,舒展、延伸,那样的姿态一定是舒服的,叶子有轻微的呼吸,藤有肉眼看不见的轻移慢爬。叶子长得圆润,藤长得粗硕,它们在生长的过程中,都有着舒服的姿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